患者疫情-然后大脑里总在想着新冠肺炎现在怎么样了-东莞长安新闻

                          • 时间:

                          一线城市房价下跌

                          我們大概一天多的時候可以接診100人,每天晚上都到十一、二點鐘,因為這些病人是從早到晚他不定時地給你提問題,有些是半夜發燒了問需不需要去醫院,就是你要不停地看手機,有時候看到眼睛發昏。我只是想自己能夠給病人一份安慰,一份指導,病人就少一點盲目,多一份安全。

                          疫情過後的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第一個回到小孩的身邊,能夠抱抱他們能夠去照顧他們。那麼還有我覺得想做的事情也太多了,包括到外面草地上去坐坐,沐浴在陽光下,享受着新鮮的空氣,都是自己想要去再次去體會的。

                          我覺得作為一個醫生,這是我們應該要做的事情。每個人都上有老下有小的,甚至還有人可能情況比我們更特殊、更困難。如果大家都只談到自己困難不去的話,那大家都在逃避,這個疫情怎麼能控制得了呢?

                          【解說】受疫情影響,醫院門診接診量驟增,為分擔呼吸科同事壓力,姜華軍除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還擠出時間在網上接診。安撫病人情緒,避免非新冠肺炎患者到醫院聚集。

                          【解說】畫面中的人是民革黨員、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腎內科副主任醫師姜華軍。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漢暴發后,他把因車禍受傷未愈的父母和三個月大的雙胞胎兒女託付給其他家人,在為他們備足食品后,毅然投身戰「疫」一線。近日,姜華軍在接受採訪時告訴記者,除夕夜他是獨自度過的,雖稍顯冷清,但那時他卻無心顧及。

                          【同期】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腎內科副主任醫師 姜華軍

                          程宇 鄒浩 湖北武漢報道

                          【同期】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腎內科副主任醫師 姜華軍

                          【解說】2月1日,姜華軍進入隔離病房增援。他告訴記者,自己第一次穿戴如此嚴密的防護裝備工作。儘管面臨巨大風險,但他仍克服緊張與不適,盡全力救治患者。

                          【同期】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腎內科副主任醫師 姜華軍

                          【解說】閑暇時,姜華軍也經常和家人視頻通話,和他們分享工作與生活的點滴。他總說「辛苦了,再堅持」,讓家人放心的同時也表達自己的愧疚與感激。在駐守隔離病房一個月後,姜華軍才從一線退下,開始居家自我隔離。而為降低風險,在解除隔離、恢復正常診療工作后,姜華軍也仍和家人保持着距離。他說,等這次疫情過去,自己最想做的,就是好好抱抱孩子,陪陪家人。

                          (除夕)當天白天都在科室,也就處理科室病人的病情。晚上下班回來過後,就要看看網絡的一些信息,特別是關於肺炎的信息。晚上自己弄一點麵條吃,吃完了也沒看春晚,確實沒有心情看的。因為當時可能注意力都在新冠肺炎上去了,然後大腦里總在想着新冠肺炎現在怎麼樣了,病人怎麼樣了,醫生又怎麼樣了,我們防護的怎麼樣了,所以可能大腦每天充斥着這些內容。

                          【同期】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腎內科副主任醫師 姜華軍

                          【同期】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腎內科副主任醫師 姜華軍

                          比如說防護服裡頭可能氧氣不是那麼足,你有一種缺氧的感覺,人在缺氧狀態下就很緊張。特別是進了病房過後,當聽到病房的病人一些喘息、咳嗽和呻吟的聲音,那會更讓你緊張。醫生,我覺得救死扶傷是他的天職。我能夠清楚記得每一個患者的年齡,比如說哪個患者氧飽和度多少,叫什麼名字,是在靠門邊的,靠哪一個,我基本都還記得。

                          今日关键词:科比入选名人堂